用户名: 密 码: 注 册
 

互联网技术+可再生能源=第三次工业革命

    转自:青岛财经日报    点击数:2468    作者:佚名    日期:2013/9/16 20:15:19

互联网技术+可再生能源=第三次工业革命

9月13日,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国大讲堂上,“第三次工业革命”理论的倡导者—美国经济学家、趋势学家杰里米·里夫金亲临青岛。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杰里米·里夫金对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理论体系、在欧盟的实践以及在中国的发展前景进行了分析。

自美国金融危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导致的经济放缓之后,全球都在思索未来的突破方向,尤其对新能源、新材料、信息技术等寄予重托,寄希望于科技进步带来“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浪潮。而这对于中国尤为关键,化石燃料价格的高位运行,由此带来的环境危害,关于污染治理和经济发展的矛盾等等都成为当前焦点,“第三次工业革命”理论注定将赋予我们全新的战略思维。

在杰里米·里夫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理论体系中,互联网技术和可再生能源将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直接推动者,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后,每个人都将成为可再生能源的制造者,并能够通过互联网技术进行共享。随之而来,传统的、等级森严的经济和政治权利将被节点式组织的扁平化权利取代。

杰里米·里夫金认为,英国引领了第一次工业革命,推进了煤炭的使用并创造了日不落帝国;美国引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推进了石油、汽车的使用。中国将有机会通过因特网和可再生能源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将极大地提高生产力并推动迈入后碳时代的步伐。

而就青岛来说,不仅具备丰富的可再生能源基础,而且在新能源制造以及相关领域都展现出了良好的“竞技”状态。

互联网技术+可再生能源

当前,工业文明正处在十字路口,构成工业化生活方式的石油及其他化石燃料日渐枯竭。更糟糕的是,基于化石燃料的工业活动使气候变化威胁人类的生存能力。为此,我们需要新的大胆的经济理念,以走向更公平和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而要找到这一新蓝图,我们需要理解促使当前社会发生深刻转型的技术力量。杰里米·里夫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理论正是在这种局面下诞生。

在杰里米·里夫金看来,前两次工业革命也是伴随着通信革命和能源的发展而发生。19世纪,公立学校创办带来熟悉通讯技术的劳动力,管理着由煤炭和蒸汽动力技术驱动的商业活动。20世纪,电话、收音机、电视等通讯工具,更加适应石油、汽车和郊区为标志的更加复杂和分散的时代。互联网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的融合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创造了新的基础设施,将改变21世纪能源的分布方式。在即将到来的时代,数亿人在家里、办公室和工厂里生产自己的绿色能源,并通过“能源互联网”实现共享。这也将改变人与人的关系。

杰里米·里夫金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必须具备5种互相联系并发挥作用的支柱:过渡到可再生能源;将每个大洲的建筑物改造为微型发电厂,就地收集可再生能源;在每一栋建筑物以及整个基础设施中使用氢和其他储存技术,存储间歇式能源;利用互联网技术将每一个大洲的电力网转化为能源共享网络,工作原理类似互联网(成千上万的建筑物就地生产少量能源,能将多余能源卖给电网,实现洲际能源共享);将运输工具转变为使用插电式及燃料电池交通工具,这些交通工具可在智能的跨洲互动电网上买卖电力。

杰里米·里夫金指出,互联网技术和新能源系统的发展将极大地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现在要保证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成果不会消失,需要进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投资。基础能源、基础物

青岛在屋顶太阳能发电领域已进行尝试。

流、基础产品都要形成新的商业模式,这过程需要25年到30年。他预期,第三次工业革命将给下一代带来希望,在这个平台上,未来每个人都可以生产自己的绿色能源,生产力也会大大提高。第三次工业革命将创造很多就业和商业机会,同时可以解决气候问题。

他表示,第一次工业革命使19世纪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第二次工业革命为20世纪的人们开创了新世界,第三次工业革命同样也将对21世纪产生极为重要的影响,它将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给社会经济和政治体制塑造了自上而下的结构,如今第三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绿色科技正逐渐打破这一传统,使社会向合作和分散关系发展。如今我们所处的社会正经历深刻的转型,原有的纵向权力等级结构正向扁平化方向发展。”“未来的大型电力公司,不再是生产电能的企业,而是存储和输送管理的作用。”杰里米·里夫金指出,电力企业不仅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领跑者,也将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领跑者。
 

会员注册
会议活动
电子资源